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李春波抑郁归来,爱让未来不孤单经典爱情

时间:2021-07-09 来源:第九文学网
 

  2014年7月2日,中国民谣领军人物李春波以一曲感人肺腑、质朴真诚的民谣歌曲《姐姐》,回归中国原创歌坛,给当下人心浮躁的歌坛注入了一道清泉。7月12日,李春波参加《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音乐会》。《姐姐》那直击人心的艺术魅力和情感深度,在美国华人区引起了一片共鸣。

  20年前,李春波以《小芳》红遍大江南北,然而,在事业最鼎盛时期,他却突然从乐坛消失20年。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

  2014年10月15日,本刊记者在北京朝阳公园的咖啡馆,采访了刚从湖北利川演出归来的李春波。

  人生低谷,民谣教父深陷抑郁症

  坐在记者面前的李春波,干净的白衬衫、随意的牛仔裤,浑身充满青春而怀旧的气息,不经意间,将人带回到了那个栀子花开的纯情年代。

  记者:20年前,你的一首《小芳》唱红了大江南北,可在事业顶峰时,一代民谣教父却突然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春波(沉默片刻):那是1995年,当年我接到了春晚剧组的邀请,可就在我为春晚做准备的时候,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我的父亲病危。

  我很小就离开家,后来因为总是四处演出,很少回家,很少尽孝,我怕多年来一直盼我回家的父亲再也不给我尽孝的机会,便辞去了春晚演出,回到家中。

  记者:那个年代,放弃春晚,对于一个歌手来说,真是很大的损失。

  李春波:对于我来说,那次的放弃,特别值!那年,是我唯一一次春节前回家,没想到,病危的父亲见了我特别开心,病好了一半,医生都说是个奇迹。

  我觉得这是上天在考验我对父亲的爱,而我经受住了考验,上天又将父亲还给了我。

  记者:心里一定是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惊喜和感恩。因为陪伴父亲,你淡出了歌坛?

  李春波:父亲虽然起死回生,但他有高血压、冠心病、肝硬化等很重的病,治疗起来很麻烦,治了这个又伤了那个,因此,我在父亲身边陪伴了很长时间。但是淡出歌坛,不是因为这个。

  父亲的病有所好转以后,我想趁年轻,去学习。于是,1996年,我去了北京电影学院进修,主攻导演专业。2001年,我导演了我的首部电影《女孩别哭》,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可电影发行时,正赶上宝鸡癫痫专业医院非典,电影收益很差,我深受打击,而恰在这时,我的父亲去世了,事业重挫、亲人离去,我的人生跌入了低谷。然而,痛苦还在继续。

  不久,我的脖子突然变得很粗,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我的甲状腺长出两个大囊肿,必须手术,而且医生告诉我,如果手术不是十分成功会影响说话。一个歌手如果嗓子受到了损伤,就无法唱歌了。这就是说有可能我的艺术生命会被掐断,因此,那时我情绪很低落。

  记者:对于歌手,这是最痛苦的事,手术成功吗?

  李春波(点点头):手术成功后,医生要求我尽量少说话或噤声,因为说话会对伤口产生影响。我非常听医生的话,很少说话甚至不说话,结果,一段时间后,性格都变了,以前爱说爱笑的一个人,突然觉得说说笑笑一点意思也没有。后来,就不愿见人,也不喜欢朋友们来探望,特别烦有电话来,就索性把电话号码都换了。那段时间,我很消极,整天就在家里呆着,什么也不做,不和外人接触,对生活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后来才知道,自己是得了抑郁症。

  记者:从那之后,你就从中国乐坛上消失了,而且,长达20年。20年,人生的四分之一时间,你是独自一人在与抑郁症抗争吗?

  李春波:当然不是!我很幸运,20年中,始终有一个人陪伴在我的身边,如果不是她,我今天也不可能坐在这里,与你面对面地交流,如果不是她20年的不离不弃,我可能依然在抑郁的人生中沉沦。是她20年的不离不弃,将我从抑郁中拉了出来。

  那些年的抑郁人生,我的小芳伴我走过

  李春波端起咖啡,浅浅地抿了一口,让如同烟熏般的苦涩味道在唇齿间回荡,20年间,李春波的人生就如同这咖啡,走过苦涩,迎来甘甜。

  记者:那个20年始终陪在你身边的人,一定是你最亲密的人,是能够懂你、让你的心得到安宁的人。

  李春波(一脸的幸福):是的,她是我的女友,去年,成为了我的妻子。

  记者(笑):她就是你歌曲《小芳》的小芳?

  李春波:她是我生活中真正的小芳,她叫王红,家里人都叫她小红。

  我和小红都是沈阳人,她比我小8岁,她的父亲是沈阳市一家电影公司的经理,母亲是沈阳市一家国企的总经理。她原来也是歌手,10多岁时就是沈阳歌舞团的演员了,那时,她唱的多是港台歌星主治癫痫医院哪个好的歌,像邓丽君、梅艳芳的歌,她唱得都很好。

  我和她都是1996年去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的,我在导演系,她在表演系。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爱上了她。她人长得漂亮,当时追她的人很多,我为了追到她,天天到她宿舍楼下等她,见她拎着什么东西,我马上上去接过来帮她拎着,百般努力,我终于获得了她的青睐。

  记者(笑):哈,那你是靠出体力活抱得美人归的呢!其实,在北电学习时,你写的《小芳》早已家喻户晓,我想,你追的女孩,应该跟你写的小芳很接近吧,那应该是你想象中完美女孩的模样。

  李春波:差不多吧,也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不过辫子早就没了,但纯朴善良劲是一样一样的。因为是东北女孩儿,她直爽、大嗓门儿,嘴硬,但心肠好。

  和小芳一样,小红为了我,牺牲了自己的事业。小红跟我在一起以后,就没有出去工作,一直跟着我做辅助性的工作,她觉得两个相爱的人要在一起,不能各自都去演出、长年天各一方。

  记者:嗯,后来,你得了抑郁症,我想,她牺牲付出得会更多。

  李春波(感叹不已):小红生长在条件优越的家庭里,从小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们在一起时,洗衣做饭开始都是我的事,可我得了抑郁症后,小红把这些家务活全接过去了。

  开始的四五年,我不爱说话,脾气还特别坏,看什么都不顺眼。闷在心里一段时间后,就爆发一次。每次我发脾气,小红都逆来顺受,默默地忍着,脸上始终挂着笑,直到我渐渐安宁平静下来。

  其实,她无数次地在我发脾气后委屈地偷偷哭,但一回头,她又是一脸快乐美丽的笑容。

  记者:得了抑郁症的人,跟快乐就绝缘了。一个年轻的美丽的女孩,整天面对一个愁眉苦脸、极端消极的男人,那种折磨,可想而知。

  李春波:是的,那时,我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不要说积极寻找方法来娱乐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需要作巨大的自我斗争。我基本上每天都披头散发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茶饭不思。

  为了逗我开心,小红常找话跟我说,比如要做晚饭了,小红会问我:今晚咱们吃什么呀?我跟没听见似的,不吭声;小红就再问:你吃不吃呀?我还是跟没听见似的,不吭声;小红就再说:你不吃我得吃呀!直到这时我也许才会回她一句:那随便吃吧!

哈尔滨癫痫病去哪家医院  记者:我想,就你说的那样一句冷冷的话,小红恐怕都会如获至宝。

  李春波(动情地说道):是的,现在想来,我真的很感动。可那时,我的心像是被冻住了一样。

  后来,小红觉得,不能让我再这样躺在家里了,便硬拉着我出门,开始是开着车带我出北京,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行走。一路上,她会悄悄地观察我的脸色,我若是露出一点感兴趣的神色,她会就地停下来,在那儿住上几天,住烦了,拉着我再上路。后来,小红又带我去国外,去我愿意去的任何地方。

  那段时间,我们完全忘了时间,就那样漫无目的地走、到处走。

  记者(感动地说道):这是一份真正的爱!患难见真情。

  李春波(百感交集):我就是在这样的一份爱中,渐渐感知到爱和被爱。2007年秋天,有一天,我一整天都没有说一句话,其实,那时我的情绪已好了很多,不再那么悲观。可小红见我一天没说话,很忧伤,怕我的病情又加重了。

  晚上睡觉时,小红依偎在我怀里,突然无声地哭了,一边流泪一边对我说:你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会比我早一步离开这个世界。哪一天,你走了,我陪你一起走,我放心不下你,我得照顾你。

  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一个女人无怨无悔地陪伴我多年,甚至愿意为我而死,而我却沉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出来、让爱我的亲人着急,实在很自私。我紧紧地将小红抱在怀里,大哭了一场。

  从那以后,我一天天地振作起来,看着小红时,我常想,我要对她负责,人家跟着你,图什么呀,难道就为看你的脸色?

  我家住在朝阳公园附近,以前,每天都是小红强拉着我出家门,那以后,我主动拉着小红出门了。我俩出去跑步,到朝阳体育馆打球,慢慢地,我的注意力能集中了,心也踏实了下来。

  民谣教父王者归来,爱让未来不孤单

  有一种陪伴叫不离不弃,有一种誓言叫一生一世。真正的爱情,就是一路相伴,走过风季雨季。

  记者:你的小芳陪伴着你走过了抑郁的年代。想想你们还有你的歌,真的有一种浪漫的情怀。你们在一起20年了,现在,依然恩爱如初,好像人生如初相识。

  李春波(幸福地笑):小红伴我走出人生谷底,将我从抑郁的状态中拖出来。生病初期,我觉得不能给她好的未来,所以一直没与她结婚武汉癫痫病专科哪里好,还总赶她走,但她不离不弃地守候着我,带我四处看病,给我生命与重新歌唱的希望。去年,我各方面都好转了,我向她求婚成功,两人一起到沈阳市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我还欠小红一个婚礼。

  记者:从抑郁状态中走出来后,在小红的支持下,又开始回归乐坛。我想,对于一个音乐人来说,音乐是你最大的梦想。

  李春波(感慨万分):离开乐坛20年,其实,每时每刻,我的内心深处应该从来都没有放下过。能工作了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拍一部电视剧《小芳》。我开始和朋友联系,小红也帮我找朋友,我们找到了合作的编剧,开始写《小芳》剧本。这期间,我开始参加各种演出活动。

  2011年,小红帮助我开始筹拍《小芳》,我担任导演和编辑。2012年,我出任了3000集大型儿童系列情景剧《成长不烦恼》音乐总监……做这一切,我在试着找回我自己,找回我的音乐。

  记者:2014年7月,您凭一首原创歌曲《姐姐》回归中国原创歌坛,给歌坛注入了一道清泉,参加了“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音乐会”,在美国华人区引起了一片共鸣。《姐姐》的创作,跟小红有关吗?

  李春波:当然,这首歌,是写给我的姐姐,也是写给全天下的姐姐,更是写给小红。这么多年,她虽然年龄小我很多,却像姐姐一样照顾着我,忍让着我。

  我和姐姐感情很好,她当过知青,我还是少年时,姐姐就用她的第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买了一把吉他,正是这把吉他让我走上了演唱之路。

  小红也是一个姐姐,她还有一个妹妹,小红到北京电影学院学习表演以后,把她的妹妹也带到北京电影学院学化妆。目前,小红的妹妹在影视化妆界非常知名,化妆技术很高超,有自己的公司。在北京,我们两家住得不远,经常在一起吃饭,小红对妹妹的关心和照顾,也常常让我想起我的姐姐。创作这首歌,我是希望那充满爱与关怀的歌唱,柔软当今社会人们强硬的内心与表情,互相取暖互相安慰,搀扶着一起走生命的旅途,让我们都不再孤单……

  采访中,李春波幸福地告诉记者,他还是一个合格的女婿,在岳父母面前很懂事,常给老人做好吃的东西,逗两位老人开心。他说,他欠小红很多,要用一个男人能做的一切去报答那份不渝的爱。

  记者感到,走出低谷的李春波在一份温暖长久的爱情和婚姻中,已王者归来。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