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蜡油命案法制

时间:2021-07-09 来源:第九文学网
 

  明朝嘉靖年间,寿张县令冯文龙为官清明,断案如神,一时被当地老百姓称为“再世狄公”,享誉整个东昌府。

  这天,冯文龙刚刚起床洗漱,便听到下人来报,说县城东街陈氏包子店的陈掌柜昨天晚上被人杀死在店铺的卧房里。人命关天,冯文龙自然不敢怠慢,于是带上县衙的捕头孟飞和一个仵作,火速前往案发现场。

  这是一个二层的木制小楼,外间是招待顾客的店铺,里间是陈掌柜睡觉的地方。一看县太爷前来,店里的伙计水生马上跪倒在地:“大人,你可要为我们掌柜的申冤啊,他死得太惨了!”

  冯文龙来到陈掌柜位于店后面睡觉的房间,只见一个壮汉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从死相上看,此人死时必定痛苦万分,但又没有多少的挣扎。冯文龙凑上前去,只见陈掌柜的腹部有一个小小的刀伤,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刀伤并不深,可是伤口却已经发黑。

  “速速前来验尸!”冯文龙扭头对后面跟着的仵作吩咐道。

  不一会儿,仵作便向冯文龙禀报说死者是死于剧毒红花散!冯文龙点了点头:“这就对了,按说刀伤不深,不至于致人死亡。但是,刀上涂了红花散就大不一样了,只要用涂着红花散的刀轻轻在人身上划一下,红花散见血便马上会渗入人体血管之内,中毒之人会在瞬间暴毙身亡!这从死者躺着的体位来看,也可以反映出来。你们看,死者身子直躺,死前肯定是没有来得及挣扎。”

  “这是从床上陈掌柜身上发现的匕首,请大人过目!”水生走向前来,把一把匕首递到冯文龙手上。

  冯文龙把匕首用一块毛巾垫着,拿在手上,仔细观察起来。只见匕首的顶端有一个小孔,小孔上拴着一段红线。再看刀尖,虽然带了点血迹,但匕首通体发黑,显然是红花散剧毒所致。

  “看来杀手真是一个阴毒凶狠的老手啊!”冯文龙叹道。突然,冯文龙发现拴住匕首的苯妥英钠的不良反应红线上面沾着一点点蜡油。咦,这是怎么回事,红线上怎么会有蜡油?冯文龙顿时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踱步在房内查看起来。

  冯文龙走到窗前,只见窗子关得严严实实的,再看窗台,也没有人攀登过的痕迹。这就怪了,难道杀手从地下冒出来不成。这时,冯文龙看了看旁边的伙计水生,心里顿起疑心,问道:“水生,听说你是这个店里的伙计对吧?我来问你,昨晚你干什么去了?”

  水生坚定地回答:“昨晚我从饭馆走后,吃过晚饭我们哥几个在牛大笨家打麻将,一直到天明才回家!”

  这时,人群中站出来一个年轻人,大声说:“小的便是牛大笨,我可以为水生作证!”冯文龙转眼看了看水生血红的眼睛,点了点头。

  既然陈掌柜不是水生所杀,那么究竟是何人所为呢?

  这时,有一个干瘦的老头儿从看热闹的人群中走向前来,说道:“大人,既然昨天有人潜入陈掌柜的店里杀人,必定有些动静,为何不去找住在陈掌柜店上二楼的于老板呢。昨天晚上我打更时,见他房间一直有光亮,大人不妨去向他打听一下。”

  冯文龙听后恍然大悟,连忙点头:“老人家所言极是。”

  等冯文龙从侧墙的楼梯刚上二楼,只见门缝中有一个中年男子马上把二楼的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冯文龙心下生疑,这人躲在此处探头探脑,却又不敢下楼去看热闹,此中必有蹊跷,于是急急走上前去,敲了敲门:“屋内是于老板吧,我是本县县令冯文龙,请你打开门,我有一些问题想向你打听一下。”

  过了一小会儿,一个人头从门缝里探了出来:“大人,你想问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跟在身后的孟捕头大喝一声:“哪有这样对待冯大人的,难道你想拒大人于门外吗?”于老板见怒火中烧、身高如塔的孟捕头正睁大双眼盯着自己,心癫痫病在哪治疗比较好中一紧,马上把门打开。

  冯文龙走进屋中,这才问道:“于老板,昨天晚上你可否听到楼下有什么动静?”

  于老板马上摇头说:“大人,小人昨夜一直在幸福酒楼和几个朋友喝酒,一直到天明才回到家来,回来时从围在楼下的那些人嘴中得知我楼下的陈掌柜被人杀害。如若不信,大人尽可派人去幸福酒楼向他们的掌柜求证。”

  冯文龙使了个眼色,孟捕头马上答道:“大人,放心,我去去就来。”

  孟飞走后,冯文龙便在二老板的房里环顾起来。突然,他发现桌子上有一个青铜烛台里插着半个拇指长短的粗壮的蜡烛,令冯文龙惊奇的是,这一小截蜡烛竟然是一个斜面,下面宽,上边窄。冯文龙正待低头深思,却发现墙角处的木板上有一行蜡油。冯文龙快步走过去,用手轻轻把那行蜡油抠掉,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起来。看着看着,一下子陷入了深思。

  “大人,请喝茶!”冯文龙正在凝思时,于老板不知何时已经端来一杯热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冯文龙站起身来,却并不喝茶,眼睛四下瞅着,随口说道:“听说于老板是做药材生意的?”于老板赶紧点头称是。冯文龙又问:“这房里只有你一人居住吗?”于老板答道:“我是一个外地人,本来是我和贱内两人居住,最近她回了老家,就只剩下我独身一人了。”

  正当冯文龙还想问话时,孟飞从门外飞步而入:“大人,幸福酒楼的掌柜证实,于老板昨晚的确在他酒楼喝酒,一直喝到今天早上方散。”

  冯文龙看了一眼于老板,突然厉声问道:“于老板,我来问你,既然昨天晚上去酒楼喝酒,为何我却听打更人说你屋内昨晚一夜灯火通明啊?”

  于老板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却还是镇静地答道:“昨晚小人走时,忘记吹灭蜡烛。”

  冯文龙突然哈哈大笑道:“好你一个湖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狡滑的刁钻之徒,到现在还在巧言令色,百般扯谎。时到如今,还不快把你如何设计杀死陈掌柜的事情一一道来!”

  于老板“啊”了一声,惊道:“大人说的话,小人不明白!”

  冯文龙重重地点了点头,冷笑道:“好,你不明白,下官就让你明白明白。”说完对孟捕头说:“孟捕头,你速喊几个人仔细搜查于老板房间的所有角落,一旦发现可疑之处,速速报来。依老夫断言,屋内必藏着剧毒粉末。”

  果然,不大一会儿,孟飞在于老板床底下搜到一包红色的粉末。冯文龙呵呵一笑:“于老板,这是什么,难道你还不自己把杀害陈掌柜的事说出来吗?”

  于老板极力狡辩:“大人,我是做药材生意的,有毒药又能说明什么呢。你说我杀人,我昨天一直喝酒,又没有分身之术。”

  冯文龙说道:“这也是你于老板的高明之处,给人造成一个没有作案时间,不在现场的假象。我来替你说吧,昨天晚上哪是你忘记吹灭蜡烛,因为那根粗壮的蜡烛正是你杀人的机关。”说到这里,冯文龙把孟飞拉到刚才他抠下蜡油的地方,又从桌子上把那个青铜烛台拿下来,蹲下身子说:“孟捕头,你来看木板上这缝,你看到了什么?”

  孟飞眯着眼趴在木板上向下望去,突然大声说:“大人,下面正是陈掌柜睡觉的木床啊!”冯文龙点了点头说:“没错,这正是于老板布置机关杀人的地方。”说完他拿过那个青铜烛台,用手倾斜着比划起来:“孟捕头,你来看,这里面本来插着一根蜡烛,于老板把蜡烛点着,用东西把这个青铜烛台垫起,使它半斜着,另外又在蜡烛身上拴上那个细细的红线,而红线拴着的匕首恰好吊在下面木板的小缝隙里。当蜡烛燃烧到拴红线的地方,红线被烧断,匕首落下,涂着剧毒的锋利匕首自然从木板缝中掉到下面正在沉睡的陈掌柜身上,于是陈掌柜便中毒身亡!”孟飞听后,惊叹道:“没想到,于老板设计得如此完美!”郑州军海医院靠谱吗>

  此时,站在旁边的于老板突然跪倒在地,惊得脸如白纸,大声呼道:“没想到大人办案竟然如此之神,事到如今,小的全招,小的全招,还请大人饶小的一命啊!”

  “好吧,本官来问你,你为何要杀陈掌柜?”冯文龙突然如释重负,接着问道。

  于老板气愤地回答道:“陈掌柜该杀,别看他独身一人,却满肚子花花肠子。因为我经常出远门贩货,所以在家时间不多,后来我每次回来时,总觉得我家娘子和陈掌柜见面眉来眼去的,我便怀疑二人必有瓜葛。有一次我撒谎出门贩货,但半路却急急返回,终于在陈掌柜的卧室把二人逮了个现形。虽然陈掌柜当时向我下跪求饶,并且保证以后不再与我娘子来往。我顾及自己的声誉,并没有向外传扬,可是陈掌柜勾引我老婆,与之通奸的耻辱我怎么能受得了。后来我发现陈掌柜睡觉的地方正处在我家楼下,于是暗暗地用小刀在木板上划开一条缝,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想出了这么一个杀人的方法。”

  冯文龙听后,长叹一声:“唉,虽然你杀人情有可原,可是你做人糊涂啊,好歹陈掌柜也是一条人命,不管怎么说,大明王法也不会放过一个故意杀人的罪犯。”

  于老板点了点头,又抬头说:“大人,小人自知难逃律法。不过,小人有一事不明,大人是如何发现我的作案手段的呢?”

  冯文龙笑着说:“其实也很简单,当我在你家地板上发现蜡油,又抠开蜡油看到木板上的缝隙下面正是陈掌柜的卧榻之处,我还没有多想什么。但当我联想到那个匕首上面的红线上的蜡油时,便真正把事情和你联系到一起了。后来听说你离家而不灭蜡烛,再看你那烛台上剩下的一小截蜡烛的斜面形状,便知你这蜡烛必是倾斜放着燃烧的。所有的疑点加在一起,加上我大胆的推想,你这条杀人的毒计也就在我脑海中形成了。”

  于老板顿时五体投地,心中一片冰凉。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